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偶尔一拍*博客

敬畏自然,敬畏民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二十年后,我才做出这样的决定。  

2017-02-09 17:48:33|  分类: 蓦然回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(一)

 

小时候,一天都在等星期六,总觉得时间那么慢。

现在呢,虽然一天都在盼,但很快,一星期就是晃眼之间,一个月就是晃眼之间,一年就是晃眼之间。

记得,从1999年的落款换到2000年的时候,是多么的诧异。然后呢,从2001写到2002,或是从2011写到2012,往往都要涂改多次。

一次又一次的错。每一次的回首,时光如水、岁月如梭的感觉终于与时俱增,渐渐觉得,懵懂年华已越来越属于过去,同学少年已成历史的记忆了。

一直对于时间的误解,造就了习惯性的麻木。是的,二十多年,仿佛就在昨天。故而,摆在书架上的两本书,一直推,一直推,推得遥遥无期。

 

(二)

 

二十年前,天麻麻亮的凯里大十字,那是怎样的景象。

那时,街道没有这么富丽,路灯没有这么豪华。因为“旧”,所以会有很多很多的“陈列品”,甚至有很多很多的“古董”。

当黎明的曙光初现,古老的梧桐下就来了一拨拨的“商人”。他们挥动膀子,扯开鼓瞪瞪的麻袋,倒出一堆堆的 “古董”,这便是我们每个周末必须光顾的烂书摊。只要不下雨,一定会有。当然,总会有在这里等待不及的“拾荒者”,我和两位老吴(昔日的尊称)便是其中的“常客”。

这些“烂书”,很多都没有豪华压膜的封面,颜色陈旧,纸张普通,要是豪华的厅堂,那肯定是大煞风景的。不过,实际上没有这么不堪,里面的内容是没有“短斤少两”的。

我们可以找到民国前后出版的碑帖,可以找到解放初期出版的画册。现在,已经很难看到,取而代之的大多是PS的“字帖”和电脑制作的“画册”了。

我们可以很容易翻到少儿时期逢场必看的“小花书”(连环画)。现在,已很难有人画,取而代之的是电脑制作的卡通读本,或者,就是油光发亮的《洛克王国》和《哆拉A梦》了。

从书上的印记来看,这些“废品”,大多是从图书馆或单位仓库里“升极”和“换代”而来。“商人”们用一杆称就收了,洒在街头,按本零卖,能找成倍的钱。而对于“拾荒者”,几角钱就能买到一本,也算划得来。所以,可以买到很多还能看的书。

 

(三)

 

《运动人体画法》和《迎春花》便是这样的“宝物”。

潜心画事,在笔端创造一个新的世界,那是曾经一直拥有的梦想。而画事之核心,莫过于造型能力的培养。在造型训练中,人物造型为现代画事的重中之重。现代绘画大师徐悲鸿之成就,除了优良的天赋外,人物造型并非缺习。而这一切的修为,除了好的导师、对造化的写生外,《运动人体画法》可以算是教材中的“灵丹妙药”。

时代是不断发展的,科技是不断进步的。对于物质的东西,比如照明,你可以说电灯比煤油灯先进。但有一种东西,却是很难用时代的发展来比拟的,那就是艺术。几千年前、几百年前、几十年前,王羲之、欧阳询、赵孟頫、齐白石、沈鹏等一代巨匠都铸就过艺术的巅峰,但是,新时代的人们,有谁敢说比他们先进了?《迎春花》便是汇聚了诸多艺术大师思想的经典刊物。由于它创刊早,它便“旧”得快,于是,它来到了烂书堆,被我们这样的“拾荒者”捡到了。

遗憾的是,我们每个人都不可能拥有所有的好书,也不可能读完所有的好书。可喜的是,这两本书分别被两位老吴“淘”到了。

毕业那天,寝室内一派翻箱倒柜的场景,我和老吴最多的行旅是书。两位老吴从墙柜上拉下一托托的书籍,准备装进行囊,有些挤得掉了出来,看着落在地上的《运动人体画法》和《迎春花》,我忍不住开了口,于是两位老吴很不情愿地将书递到了我手上,算是“借”给了我。

 

(四)

 

毕业后,我来到一个远隔“世外”的小山村。那时间,大哥大、科机都还没听说过,信息闭塞,我和老吴通过一些极少的书信。其中,还因落难借寄于老吴家一段时间。之后,大家都奔波于尘间的凡事,渐渐远了音讯,失去了联系。

在边远的山村,形势所迫和机缘所致,我仍坚持定期返城静修。离开课堂时,我曾在恩师的画室表示追寻画事的决心。但回到曾经泥泞的乡村,跌荡的乡事和无味的惰性让我渐渐偏离了梦想的方向。曾经相约继续前行的师兄弟成了蜚声江南塞北的画家,而我却沦落到了又一个等待重兴的“南泥湾”。

韶华易逝,青春远去。一个炎热的夏季,同学们相约在一个幽静的苗寨,于是知晓了部分同学的联系方式,幸好,两位老吴还算“老实”,留下的地址还算详细。

N多年,翻阅那些陈旧的书籍,触及心灵深处的已并非内容,更多的是时间越来越久的那种内疚。在颠沛流离的路途,我经常到周边各地采风,不免路过两位老吴的“地盘”,但为了一两本书实在不好惊扰。实际上,更多的还是无法面临这种“软手”行为的尴尬。

 

(五)

 

二十多年,弹指一挥间。QQ、微博、微信等日益火热,游戏又那么多,过斑马线的人群都已不再看来来往往的车,新朋故友已很少嘘寒问暖,不知道还有几多人读书,反正我是很少看的了。久别多年的同学相聚,我已发现好多人连照面都不打一个,大多都是两眼愣愣地埋着,或直勾勾盯着一波又一波的“长城”砖块,直到又一轮的各散四方。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”我们已没有过去一起看月亮数星星那般的破落梦幻。

尽管如此,我还是舍不得丢掉那些历尽沧桑的“陈货”。徘徊陋室,偶尔还对着那一堆堆“废品”面壁思过。

又是一个充满阴冷的时节,许多忤逆之事顿起。在风雨如磐的岁月,抬头又偏见这两本一拖再拖的书,心中的负荷又增加几许。

我忽然想到快递。

奔忙一天回来,我拎起书,快步走向快递公司门面。打包,填单,为这久久的遗憾划上难言的句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