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秋呓语*博客

敬畏自然,敬畏民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  

2018-01-28 23:07:34|  分类: 心在山水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我这里说的“光明顶”,虽然并非魔教中的那个,但它也算是清平古城旁边的胜地,"教"的氛围并不冷清,相信未来会成为那种想象中的那样。
        其实,在没到这个地方之前,我根本就不知道这里可以称“光明顶”的,因为没听人家说起,也没认真的问过。
        对于未来,我们都很难猜测。就像现在,我之前根本不会想到会来到清平古城。更不会想到,2018年的这场雪,居然来得这样意外,把我困在这里。
        清早起来,就接到一连串的电话、QQ、微信,都是些师友们的邀约。要说关注的,“出勤率”是最高的,当地大家邀约的地方。可就欠雪景。自近三四年入手相机来,根本没碰到好看的雪。精略一算,实际上是从2008年开始,就没看到像样的雪的,有时想像,移居到北方一段时间,或许能饱饱眼福,当然,这只是想像罢了。
        随之接到的几个电话,就特别恶心了,而且大跌眼镜。虽然有些情况像蚂蚁包,但这场雪一经荒废,明天开始又不知怎 样,加上也没有时间。想了半天,忽然想起附近的石仙山来。
        之前,有帅哥来搞过航拍,故而看过500米“上帝视角”的清平古镇。对着图问过城西那个清秀的美女,基本上知道石仙山的方位。临出发时,再向旁边的哥们“盘问”,基本能确认大概的路径。
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        我用温水淋了后背箱,让冰融化,掏出镜头。这地方从来没到过,不知什么合适。心想雪天不能背得太多太重。犹豫很久,最终确定,机身带DF,镜头少不了大灯泡,附加大竹炮,恰好装得下一个斜包。
        街上有车呼啸而过,不过,大部分都多了一种“哗踏哗踏”的声音,这是上了链条的原因。人行道上,有一层积冰,人走在上面,像跳舞一样。我非常谨慎,因为包里背的是尼康家颇具情怀的DF和“刀内奶外”一般的名镜。虽如此,在街头还是因大意不慎摔了一跤,裤脚湿了一大块。

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         上走都是水泥路,两旁白花花的草木预示着无限的美景。路面不时有积冰。随着坡度增高,积冰越来越厚,而且越来越陡。这是水泥路,基本上必须巴着路旁的乱草乱木甚至猫拉剌、巴芒草之类的东西寸步前行。路中有景,一般不必停下来,因为不知道有多远,怕耽误时间。只是在中间有一个地方,有俊俏的枝身垂下枝头,枝上晶莹剔透,如玉树琼枝,才忍不住停留一下。其时有一群人拿手机在拍,是当地女主人们,我应邀用她们的手机为她们拍一些。怕延误上坡时间,问有没有闭眼睛的,回复没有,即奋力向山顶奔去。
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        山顶有如来佛的塑像,很高很大,但要绕过一个高坎。这是路边的牌坊,名“学友坊”,上书:昨日孩提骑竹马,今朝儿孙已满堂;九八端阳炉城聚,龙钟老态面目非;少时分别甲子会,窗友聚合五十春;五五学子今何在?十有二三作古人;秋冬岁岁推人老,春夏时时争朝晖;敢教日月新颜换,石仙山峰夕阳红。题目为:《九八端阳学友聚会》。字体为八分柳体、二分欧体,笔力不错。加上对联,骑高头古兵像,映着雪景,古意极浓。若不细心研读碑上诗句,也能大概体会到江山依旧,物是人非的心境,颇有:“人事有代谢,住来成古今;江山留胜迹,我辈复登临;水落鱼梁浅,天寒梦泽深;羊公碑尚在,读罢泪沾巾。”之感。
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 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        虽然路不好走,来赏雪的人当然没有小高山那样的多,但也不算少。恋人占一定的比重,也有一家人的,也有散零散散的。通住山顶的路上,有三眼连体石门,上书:同窗情谊传千古,姐妹齐心振仙山。横批:三仙峰。此门与周边枯枝怪石残雪相映,颇具萧瑟之气。如有情侣钻过,古意立显。但联中为何称“姐妹”,又提“同窗”,值得思考。我等并非专家、考古学家,只是俗人一个,不需深入考证,只做表面的如实记录。不过,听说山上的庙中有和尚,也有尼姑,莫非,“同窗”、“姐妹”就是指尼姑?
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  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 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        雾气重得很。登上山顶的小圆阁,四周白茫茫,除了近处的白雪,远处不知是什么。阁楼上,寒风呼呼,迎风的一面,飘雪沾满了柱梁,毛茸茸的。很多人来到上面,浑身筛糠。好在我上坡时基本上连跑带滑,加上看雪心切,寒冷已抛在九霄云外,故能淡然拿冰冷的相机拍摄。这白茫茫的一片,如没有人迹,照片也会空寂,故而带拍一些人来点缀,有时有美女游人配合微笑,令景色魅力倍增。阁下面的雪更好,遇到有学生帅哥、美女,要求用相机为他们拍照,心想大家来此巧遇,也算缘份,即用大灯泡拍了。只互问是哪里人,没问姓名。心想也没必要,近些年年岁沧桑,记性越来越差,问了基本上也记不住。

        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       路上遇到红色衣服情侣,非常有“提景”效果,面对镜头,他们很配合。
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
        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
      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        庙的名称:光明寺。硬件还在完善之中。对于后期的修建,很多人会担心“破坏”,但这个地方,看虽然有点“现代”,但我认为还算可以的,从色调、碑林、墙面的文化打造来说,风格仍不失古味。有女主人经过,着灰衣,看应该是尼姑了。来之前我问过哥们,说有尼姑、和尚,我初始不信。细问是不是搞旅游开发搞活动时,请人来表演一下的,哥们答本来就有的。这下亲眼所见了。其实,我很佩服尼姑、和尚的。能在高山庙里度过春夏秋冬,一心向佛,弃恶扬善,静心入定,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。听说还有两个小孩和尚,没见,不知是不是尼姑的小孩呢?这里的小孩肯定不能到教室里接受现代的教育,怎么办?一连串的问题在脑海浮现。
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         哥们介绍,上面还有唐僧及其弟子们,果如是。
        
        2018年的这场雪(二):雪染“光明顶” - 清秋呓语 - 清秋呓语*博客
         冬天的情况,下午光线就灰暗,因此没有更加细致的了解,就急匆匆下坡。途中,不时看到有人重重的摔在路上,而脸上还含着笑意,口中还说:要摔,就摔个痛快吧。也不是男子汉,而是骄俏的女子。看雪的心情,可能是如此一般的多吧。 而我等麻木之人,呆立在一个又一个的雪夜,一些无语的面孔还需要淡然的面对。雪的景,也只能暂放镜中,也许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才能再去认真体会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